什么叫通货膨胀?买一笼小笼包就知道了

2021-05-04 04:07:39 Ulity Jenny
本文浏览量:187 今日:1

別 亊 凌晨时分,刘子光走出江北市的火车站,漆黑的天幕上星光熠熠,出站口上方的昏黄的灯泡将他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广场上,看到出站口有旅客涌出,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和小旅馆服务员们如同苍蝇一般围过来,但是没有人搭理他这个一身民工打扮的人,只有几个拿着纸牌子的中年男子有气无力的冲他招呼着:“X县,Y县chang途车,上车就走啊。” 刘子光大踏步的在路灯照耀下的街道上走着,心中百感交集,八年了,终于回来了,不知道家还在不在,父母还好么,他们头发白了么,身体怎么样,想着想着,他不禁加快了脚步。 走到距离自己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刘子光忽然停住了脚步,目光落在街边一位保洁员身上,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妈,穿着工装,带着套袖,正清扫着马路,昨夜不知道是什么节日,地上到处扔的都是垃圾,她不时弯下腰去捡起饮料瓶子和废纸,塞进一个蛇皮口袋中,似乎她的腰不是很好,每弯一次腰都很艰难。 忽听身后一声低沉的呼喊:“妈!”她整理垃圾的手一停,随即摇了摇头,叹口气继续忙碌,那个声音再度响起,这回老人不再怀疑自己的耳朵,慢慢的转身,黑暗中站着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,老人不敢确信自己的眼睛,颤声道:“小光,是你么?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妈妈从柜子深处拿出一个人造革的小包,取出薄薄一叠钱和两张存折,眼圈又红了,紧张地念叨着:“可千万别出事,咱家真经不起折腾了。”说着腿就有些软,这些年来,老两口相依为命,互相扶持着艰难度日,老头子要是垮了,这个家的顶梁柱就算塌了。 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母亲。 唐诚大学毕业后,找不到好工作,唐诚姑姑的一个同学,是柳河县城关镇的党委书记,姑姑和姑父请了这位城关镇党委书记马玉婷赴宴,和马玉婷说了说唐诚的情况,马玉婷说:“现如今国家行政机关进人,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,正式公务员手续,我一时办不了。要是过来给镇政府当个临时工,这很容易办到。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唐诚初出江湖,自然会被马玉婷的气势所震慑,当下唯唯诺诺的说:“是,马书记,我记下了。” 马玉婷看唐诚的态度还算不错,就没有再深究。 这当儿,唐诚看到马玉婷面前的水杯子是空着的,他急忙去拎起边上的暖瓶,先给马玉婷的水杯子用开水烫了烫,然后问马玉婷说:“马书记,放点茶叶吗?” 唐诚的这一下,很让马玉婷满意,她指了指一边的一个茶几,说:“中间那个抽屉里,放点龙井吧!” 唐诚就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点茶叶放到书记的杯子里,然后倒上水,放到了书记的面前。 马玉婷的脸上表情明显的缓和了下来,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唐诚。 只见唐诚一米八的身材,体型是不胖不瘦,皮肤白净而富有光泽,眼睛明亮,唇角分明,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刘德华。 小伙子很精神。 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丝欣赏,嘴角也有了一丝笑意,她问:“以前开过车吗?” 唐诚说:“开过,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,我给他开过几次货车,送过多次货。” 马玉婷说:“这个事情,也是你的缘分,我刚来城关镇工作,就想着换一个司机,不是把原来的那个司机调过来,就是找一个新司机,反正我是不用这儿原来党委书记留下的。你就先试一试吧!如果合格了,我满意了,我们再谈工资报酬的事情。” 第二章 马玉婷打了个电话,不大一会,镇党委副书记孔令奇,办公室主任严是才就到了,马玉婷把唐诚引荐给孔和严,转头就忘了唐诚的名字,反过来再问唐诚说:“对了,你叫什么啊?” 唐诚笑了一下,说:“我叫唐诚!” “对,叫唐诚。”马玉婷对孔令奇安排说:“大学生,是县里领导人打过招呼的,让我安排一下,会开车,就让他给我开车吧!” 其实,唐诚的姑姑什么都不是,平头老百姓一个,但是,马书记既是这样说,自有她的道理,唐诚就呵呵笑着,没有言语。 孔令奇是城关镇三把手,他和马玉婷中间还夹着一个苗镇长呢! 孔令奇说:“是啊,马书记新来城关镇,就应该有个新气象,换个司机也是应该的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和严主任去安排一下吧,让小唐顶替那个小吴,给我开车。” 孔令奇是老城关镇了,这次苗镇长没有升上去,他这个三把也就原地踏步走,但是,他毕竟和原来的司机小吴熟悉,有点感情,他问马书记说:“那个小吴怎么安排啊?” 马玉婷想了想,反问孔令奇说:“那你的意见呢?” 孔令奇说:“我的意见,这个小吴毕竟是侍候了上一届的领导人整整四年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镇农机站缺个站长,就让他过去当个农机站长吧!” 马玉婷答应了,安排严主任说:“

別 亊 凌晨时分,刘子光走出江北市的火车站,漆黑的天幕上星光熠熠,出站口上方的昏黄的灯泡将他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广场上,看到出站口有旅客涌出,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和小旅馆服务员们如同苍蝇一般围过来,但是没有人搭理他这个一身民工打扮的人,只有几个拿着纸牌子的中年男子有气无力的冲他招呼着:“X县,Y县chang途车,上车就走啊。” 刘子光大踏步的在路灯照耀下的街道上走着,心中百感交集,八年了,终于回来了,不知道家还在不在,父母还好么,他们头发白了么,身体怎么样,想着想着,他不禁加快了脚步。 走到距离自己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刘子光忽然停住了脚步,目光落在街边一位保洁员身上,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妈,穿着工装,带着套袖,正清扫着马路,昨夜不知道是什么节日,地上到处扔的都是垃圾,她不时弯下腰去捡起饮料瓶子和废纸,塞进一个蛇皮口袋中,似乎她的腰不是很好,每弯一次腰都很艰难。 忽听身后一声低沉的呼喊:“妈!”她整理垃圾的手一停,随即摇了摇头,叹口气继续忙碌,那个声音再度响起,这回老人不再怀疑自己的耳朵,慢慢的转身,黑暗中站着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,老人不敢确信自己的眼睛,颤声道:“小光,是你么?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妈妈从柜子深处拿出一个人造革的小包,取出薄薄一叠钱和两张存折,眼圈又红了,紧张地念叨着:“可千万别出事,咱家真经不起折腾了。”说着腿就有些软,这些年来,老两口相依为命,互相扶持着艰难度日,老头子要是垮了,这个家的顶梁柱就算塌了。 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母亲。 唐诚大学毕业后,找不到好工作,唐诚姑姑的一个同学,是柳河县城关镇的党委书记,姑姑和姑父请了这位城关镇党委书记马玉婷赴宴,和马玉婷说了说唐诚的情况,马玉婷说:“现如今国家行政机关进人,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,正式公务员手续,我一时办不了。要是过来给镇政府当个临时工,这很容易办到。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唐诚初出江湖,自然会被马玉婷的气势所震慑,当下唯唯诺诺的说:“是,马书记,我记下了。” 马玉婷看唐诚的态度还算不错,就没有再深究。 这当儿,唐诚看到马玉婷面前的水杯子是空着的,他急忙去拎起边上的暖瓶,先给马玉婷的水杯子用开水烫了烫,然后问马玉婷说:“马书记,放点茶叶吗?” 唐诚的这一下,很让马玉婷满意,她指了指一边的一个茶几,说:“中间那个抽屉里,放点龙井吧!” 唐诚就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点茶叶放到书记的杯子里,然后倒上水,放到了书记的面前。 马玉婷的脸上表情明显的缓和了下来,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唐诚。 只见唐诚一米八的身材,体型是不胖不瘦,皮肤白净而富有光泽,眼睛明亮,唇角分明,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刘德华。 小伙子很精神。 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丝欣赏,嘴角也有了一丝笑意,她问:“以前开过车吗?” 唐诚说:“开过,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,我给他开过几次货车,送过多次货。” 马玉婷说:“这个事情,也是你的缘分,我刚来城关镇工作,就想着换一个司机,不是把原来的那个司机调过来,就是找一个新司机,反正我是不用这儿原来党委书记留下的。你就先试一试吧!如果合格了,我满意了,我们再谈工资报酬的事情。” 第二章 马玉婷打了个电话,不大一会,镇党委副书记孔令奇,办公室主任严是才就到了,马玉婷把唐诚引荐给孔和严,转头就忘了唐诚的名字,反过来再问唐诚说:“对了,你叫什么啊?” 唐诚笑了一下,说:“我叫唐诚!” “对,叫唐诚。”马玉婷对孔令奇安排说:“大学生,是县里领导人打过招呼的,让我安排一下,会开车,就让他给我开车吧!” 其实,唐诚的姑姑什么都不是,平头老百姓一个,但是,马书记既是这样说,自有她的道理,唐诚就呵呵笑着,没有言语。 孔令奇是城关镇三把手,他和马玉婷中间还夹着一个苗镇长呢! 孔令奇说:“是啊,马书记新来城关镇,就应该有个新气象,换个司机也是应该的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和严主任去安排一下吧,让小唐顶替那个小吴,给我开车。” 孔令奇是老城关镇了,这次苗镇长没有升上去,他这个三把也就原地踏步走,但是,他毕竟和原来的司机小吴熟悉,有点感情,他问马书记说:“那个小吴怎么安排啊?” 马玉婷想了想,反问孔令奇说:“那你的意见呢?” 孔令奇说:“我的意见,这个小吴毕竟是侍候了上一届的领导人整整四年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镇农机站缺个站长,就让他过去当个农机站长吧!” 马玉婷答应了,安排严主任说:“

別 亊 凌晨时分,刘子光走出江北市的火车站,漆黑的天幕上星光熠熠,出站口上方的昏黄的灯泡将他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广场上,看到出站口有旅客涌出,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和小旅馆服务员们如同苍蝇一般围过来,但是没有人搭理他这个一身民工打扮的人,只有几个拿着纸牌子的中年男子有气无力的冲他招呼着:“X县,Y县chang途车,上车就走啊。” 刘子光大踏步的在路灯照耀下的街道上走着,心中百感交集,八年了,终于回来了,不知道家还在不在,父母还好么,他们头发白了么,身体怎么样,想着想着,他不禁加快了脚步。 走到距离自己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刘子光忽然停住了脚步,目光落在街边一位保洁员身上,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妈,穿着工装,带着套袖,正清扫着马路,昨夜不知道是什么节日,地上到处扔的都是垃圾,她不时弯下腰去捡起饮料瓶子和废纸,塞进一个蛇皮口袋中,似乎她的腰不是很好,每弯一次腰都很艰难。 忽听身后一声低沉的呼喊:“妈!”她整理垃圾的手一停,随即摇了摇头,叹口气继续忙碌,那个声音再度响起,这回老人不再怀疑自己的耳朵,慢慢的转身,黑暗中站着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,老人不敢确信自己的眼睛,颤声道:“小光,是你么?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妈妈从柜子深处拿出一个人造革的小包,取出薄薄一叠钱和两张存折,眼圈又红了,紧张地念叨着:“可千万别出事,咱家真经不起折腾了。”说着腿就有些软,这些年来,老两口相依为命,互相扶持着艰难度日,老头子要是垮了,这个家的顶梁柱就算塌了。 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母亲。 唐诚大学毕业后,找不到好工作,唐诚姑姑的一个同学,是柳河县城关镇的党委书记,姑姑和姑父请了这位城关镇党委书记马玉婷赴宴,和马玉婷说了说唐诚的情况,马玉婷说:“现如今国家行政机关进人,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,正式公务员手续,我一时办不了。要是过来给镇政府当个临时工,这很容易办到。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唐诚初出江湖,自然会被马玉婷的气势所震慑,当下唯唯诺诺的说:“是,马书记,我记下了。” 马玉婷看唐诚的态度还算不错,就没有再深究。 这当儿,唐诚看到马玉婷面前的水杯子是空着的,他急忙去拎起边上的暖瓶,先给马玉婷的水杯子用开水烫了烫,然后问马玉婷说:“马书记,放点茶叶吗?” 唐诚的这一下,很让马玉婷满意,她指了指一边的一个茶几,说:“中间那个抽屉里,放点龙井吧!” 唐诚就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点茶叶放到书记的杯子里,然后倒上水,放到了书记的面前。 马玉婷的脸上表情明显的缓和了下来,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唐诚。 只见唐诚一米八的身材,体型是不胖不瘦,皮肤白净而富有光泽,眼睛明亮,唇角分明,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刘德华。 小伙子很精神。 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丝欣赏,嘴角也有了一丝笑意,她问:“以前开过车吗?” 唐诚说:“开过,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,我给他开过几次货车,送过多次货。” 马玉婷说:“这个事情,也是你的缘分,我刚来城关镇工作,就想着换一个司机,不是把原来的那个司机调过来,就是找一个新司机,反正我是不用这儿原来党委书记留下的。你就先试一试吧!如果合格了,我满意了,我们再谈工资报酬的事情。” 第二章 马玉婷打了个电话,不大一会,镇党委副书记孔令奇,办公室主任严是才就到了,马玉婷把唐诚引荐给孔和严,转头就忘了唐诚的名字,反过来再问唐诚说:“对了,你叫什么啊?” 唐诚笑了一下,说:“我叫唐诚!” “对,叫唐诚。”马玉婷对孔令奇安排说:“大学生,是县里领导人打过招呼的,让我安排一下,会开车,就让他给我开车吧!” 其实,唐诚的姑姑什么都不是,平头老百姓一个,但是,马书记既是这样说,自有她的道理,唐诚就呵呵笑着,没有言语。 孔令奇是城关镇三把手,他和马玉婷中间还夹着一个苗镇长呢! 孔令奇说:“是啊,马书记新来城关镇,就应该有个新气象,换个司机也是应该的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和严主任去安排一下吧,让小唐顶替那个小吴,给我开车。” 孔令奇是老城关镇了,这次苗镇长没有升上去,他这个三把也就原地踏步走,但是,他毕竟和原来的司机小吴熟悉,有点感情,他问马书记说:“那个小吴怎么安排啊?” 马玉婷想了想,反问孔令奇说:“那你的意见呢?” 孔令奇说:“我的意见,这个小吴毕竟是侍候了上一届的领导人整整四年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镇农机站缺个站长,就让他过去当个农机站长吧!” 马玉婷答应了,安排严主任说:“

別 亊 凌晨时分,刘子光走出江北市的火车站,漆黑的天幕上星光熠熠,出站口上方的昏黄的灯泡将他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广场上,看到出站口有旅客涌出,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和小旅馆服务员们如同苍蝇一般围过来,但是没有人搭理他这个一身民工打扮的人,只有几个拿着纸牌子的中年男子有气无力的冲他招呼着:“X县,Y县chang途车,上车就走啊。” 刘子光大踏步的在路灯照耀下的街道上走着,心中百感交集,八年了,终于回来了,不知道家还在不在,父母还好么,他们头发白了么,身体怎么样,想着想着,他不禁加快了脚步。 走到距离自己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刘子光忽然停住了脚步,目光落在街边一位保洁员身上,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妈,穿着工装,带着套袖,正清扫着马路,昨夜不知道是什么节日,地上到处扔的都是垃圾,她不时弯下腰去捡起饮料瓶子和废纸,塞进一个蛇皮口袋中,似乎她的腰不是很好,每弯一次腰都很艰难。 忽听身后一声低沉的呼喊:“妈!”她整理垃圾的手一停,随即摇了摇头,叹口气继续忙碌,那个声音再度响起,这回老人不再怀疑自己的耳朵,慢慢的转身,黑暗中站着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,老人不敢确信自己的眼睛,颤声道:“小光,是你么?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妈妈从柜子深处拿出一个人造革的小包,取出薄薄一叠钱和两张存折,眼圈又红了,紧张地念叨着:“可千万别出事,咱家真经不起折腾了。”说着腿就有些软,这些年来,老两口相依为命,互相扶持着艰难度日,老头子要是垮了,这个家的顶梁柱就算塌了。 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母亲。 唐诚大学毕业后,找不到好工作,唐诚姑姑的一个同学,是柳河县城关镇的党委书记,姑姑和姑父请了这位城关镇党委书记马玉婷赴宴,和马玉婷说了说唐诚的情况,马玉婷说:“现如今国家行政机关进人,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,正式公务员手续,我一时办不了。要是过来给镇政府当个临时工,这很容易办到。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唐诚初出江湖,自然会被马玉婷的气势所震慑,当下唯唯诺诺的说:“是,马书记,我记下了。” 马玉婷看唐诚的态度还算不错,就没有再深究。 这当儿,唐诚看到马玉婷面前的水杯子是空着的,他急忙去拎起边上的暖瓶,先给马玉婷的水杯子用开水烫了烫,然后问马玉婷说:“马书记,放点茶叶吗?” 唐诚的这一下,很让马玉婷满意,她指了指一边的一个茶几,说:“中间那个抽屉里,放点龙井吧!” 唐诚就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点茶叶放到书记的杯子里,然后倒上水,放到了书记的面前。 马玉婷的脸上表情明显的缓和了下来,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唐诚。 只见唐诚一米八的身材,体型是不胖不瘦,皮肤白净而富有光泽,眼睛明亮,唇角分明,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刘德华。 小伙子很精神。 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丝欣赏,嘴角也有了一丝笑意,她问:“以前开过车吗?” 唐诚说:“开过,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,我给他开过几次货车,送过多次货。” 马玉婷说:“这个事情,也是你的缘分,我刚来城关镇工作,就想着换一个司机,不是把原来的那个司机调过来,就是找一个新司机,反正我是不用这儿原来党委书记留下的。你就先试一试吧!如果合格了,我满意了,我们再谈工资报酬的事情。” 第二章 马玉婷打了个电话,不大一会,镇党委副书记孔令奇,办公室主任严是才就到了,马玉婷把唐诚引荐给孔和严,转头就忘了唐诚的名字,反过来再问唐诚说:“对了,你叫什么啊?” 唐诚笑了一下,说:“我叫唐诚!” “对,叫唐诚。”马玉婷对孔令奇安排说:“大学生,是县里领导人打过招呼的,让我安排一下,会开车,就让他给我开车吧!” 其实,唐诚的姑姑什么都不是,平头老百姓一个,但是,马书记既是这样说,自有她的道理,唐诚就呵呵笑着,没有言语。 孔令奇是城关镇三把手,他和马玉婷中间还夹着一个苗镇长呢! 孔令奇说:“是啊,马书记新来城关镇,就应该有个新气象,换个司机也是应该的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和严主任去安排一下吧,让小唐顶替那个小吴,给我开车。” 孔令奇是老城关镇了,这次苗镇长没有升上去,他这个三把也就原地踏步走,但是,他毕竟和原来的司机小吴熟悉,有点感情,他问马书记说:“那个小吴怎么安排啊?” 马玉婷想了想,反问孔令奇说:“那你的意见呢?” 孔令奇说:“我的意见,这个小吴毕竟是侍候了上一届的领导人整整四年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镇农机站缺个站长,就让他过去当个农机站长吧!” 马玉婷答应了,安排严主任说:“

別 亊 凌晨时分,刘子光走出江北市的火车站,漆黑的天幕上星光熠熠,出站口上方的昏黄的灯泡将他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广场上,看到出站口有旅客涌出,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和小旅馆服务员们如同苍蝇一般围过来,但是没有人搭理他这个一身民工打扮的人,只有几个拿着纸牌子的中年男子有气无力的冲他招呼着:“X县,Y县chang途车,上车就走啊。” 刘子光大踏步的在路灯照耀下的街道上走着,心中百感交集,八年了,终于回来了,不知道家还在不在,父母还好么,他们头发白了么,身体怎么样,想着想着,他不禁加快了脚步。 走到距离自己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刘子光忽然停住了脚步,目光落在街边一位保洁员身上,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妈,穿着工装,带着套袖,正清扫着马路,昨夜不知道是什么节日,地上到处扔的都是垃圾,她不时弯下腰去捡起饮料瓶子和废纸,塞进一个蛇皮口袋中,似乎她的腰不是很好,每弯一次腰都很艰难。 忽听身后一声低沉的呼喊:“妈!”她整理垃圾的手一停,随即摇了摇头,叹口气继续忙碌,那个声音再度响起,这回老人不再怀疑自己的耳朵,慢慢的转身,黑暗中站着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,老人不敢确信自己的眼睛,颤声道:“小光,是你么?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妈妈从柜子深处拿出一个人造革的小包,取出薄薄一叠钱和两张存折,眼圈又红了,紧张地念叨着:“可千万别出事,咱家真经不起折腾了。”说着腿就有些软,这些年来,老两口相依为命,互相扶持着艰难度日,老头子要是垮了,这个家的顶梁柱就算塌了。 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母亲。 唐诚大学毕业后,找不到好工作,唐诚姑姑的一个同学,是柳河县城关镇的党委书记,姑姑和姑父请了这位城关镇党委书记马玉婷赴宴,和马玉婷说了说唐诚的情况,马玉婷说:“现如今国家行政机关进人,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,正式公务员手续,我一时办不了。要是过来给镇政府当个临时工,这很容易办到。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唐诚初出江湖,自然会被马玉婷的气势所震慑,当下唯唯诺诺的说:“是,马书记,我记下了。” 马玉婷看唐诚的态度还算不错,就没有再深究。 这当儿,唐诚看到马玉婷面前的水杯子是空着的,他急忙去拎起边上的暖瓶,先给马玉婷的水杯子用开水烫了烫,然后问马玉婷说:“马书记,放点茶叶吗?” 唐诚的这一下,很让马玉婷满意,她指了指一边的一个茶几,说:“中间那个抽屉里,放点龙井吧!” 唐诚就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点茶叶放到书记的杯子里,然后倒上水,放到了书记的面前。 马玉婷的脸上表情明显的缓和了下来,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唐诚。 只见唐诚一米八的身材,体型是不胖不瘦,皮肤白净而富有光泽,眼睛明亮,唇角分明,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刘德华。 小伙子很精神。 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丝欣赏,嘴角也有了一丝笑意,她问:“以前开过车吗?” 唐诚说:“开过,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,我给他开过几次货车,送过多次货。” 马玉婷说:“这个事情,也是你的缘分,我刚来城关镇工作,就想着换一个司机,不是把原来的那个司机调过来,就是找一个新司机,反正我是不用这儿原来党委书记留下的。你就先试一试吧!如果合格了,我满意了,我们再谈工资报酬的事情。” 第二章 马玉婷打了个电话,不大一会,镇党委副书记孔令奇,办公室主任严是才就到了,马玉婷把唐诚引荐给孔和严,转头就忘了唐诚的名字,反过来再问唐诚说:“对了,你叫什么啊?” 唐诚笑了一下,说:“我叫唐诚!” “对,叫唐诚。”马玉婷对孔令奇安排说:“大学生,是县里领导人打过招呼的,让我安排一下,会开车,就让他给我开车吧!” 其实,唐诚的姑姑什么都不是,平头老百姓一个,但是,马书记既是这样说,自有她的道理,唐诚就呵呵笑着,没有言语。 孔令奇是城关镇三把手,他和马玉婷中间还夹着一个苗镇长呢! 孔令奇说:“是啊,马书记新来城关镇,就应该有个新气象,换个司机也是应该的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和严主任去安排一下吧,让小唐顶替那个小吴,给我开车。” 孔令奇是老城关镇了,这次苗镇长没有升上去,他这个三把也就原地踏步走,但是,他毕竟和原来的司机小吴熟悉,有点感情,他问马书记说:“那个小吴怎么安排啊?” 马玉婷想了想,反问孔令奇说:“那你的意见呢?” 孔令奇说:“我的意见,这个小吴毕竟是侍候了上一届的领导人整整四年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镇农机站缺个站长,就让他过去当个农机站长吧!” 马玉婷答应了,安排严主任说:“

別 亊 凌晨时分,刘子光走出江北市的火车站,漆黑的天幕上星光熠熠,出站口上方的昏黄的灯泡将他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广场上,看到出站口有旅客涌出,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和小旅馆服务员们如同苍蝇一般围过来,但是没有人搭理他这个一身民工打扮的人,只有几个拿着纸牌子的中年男子有气无力的冲他招呼着:“X县,Y县chang途车,上车就走啊。” 刘子光大踏步的在路灯照耀下的街道上走着,心中百感交集,八年了,终于回来了,不知道家还在不在,父母还好么,他们头发白了么,身体怎么样,想着想着,他不禁加快了脚步。 走到距离自己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刘子光忽然停住了脚步,目光落在街边一位保洁员身上,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妈,穿着工装,带着套袖,正清扫着马路,昨夜不知道是什么节日,地上到处扔的都是垃圾,她不时弯下腰去捡起饮料瓶子和废纸,塞进一个蛇皮口袋中,似乎她的腰不是很好,每弯一次腰都很艰难。 忽听身后一声低沉的呼喊:“妈!”她整理垃圾的手一停,随即摇了摇头,叹口气继续忙碌,那个声音再度响起,这回老人不再怀疑自己的耳朵,慢慢的转身,黑暗中站着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,老人不敢确信自己的眼睛,颤声道:“小光,是你么?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妈妈从柜子深处拿出一个人造革的小包,取出薄薄一叠钱和两张存折,眼圈又红了,紧张地念叨着:“可千万别出事,咱家真经不起折腾了。”说着腿就有些软,这些年来,老两口相依为命,互相扶持着艰难度日,老头子要是垮了,这个家的顶梁柱就算塌了。 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母亲。 唐诚大学毕业后,找不到好工作,唐诚姑姑的一个同学,是柳河县城关镇的党委书记,姑姑和姑父请了这位城关镇党委书记马玉婷赴宴,和马玉婷说了说唐诚的情况,马玉婷说:“现如今国家行政机关进人,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,正式公务员手续,我一时办不了。要是过来给镇政府当个临时工,这很容易办到。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唐诚初出江湖,自然会被马玉婷的气势所震慑,当下唯唯诺诺的说:“是,马书记,我记下了。” 马玉婷看唐诚的态度还算不错,就没有再深究。 这当儿,唐诚看到马玉婷面前的水杯子是空着的,他急忙去拎起边上的暖瓶,先给马玉婷的水杯子用开水烫了烫,然后问马玉婷说:“马书记,放点茶叶吗?” 唐诚的这一下,很让马玉婷满意,她指了指一边的一个茶几,说:“中间那个抽屉里,放点龙井吧!” 唐诚就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点茶叶放到书记的杯子里,然后倒上水,放到了书记的面前。 马玉婷的脸上表情明显的缓和了下来,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唐诚。 只见唐诚一米八的身材,体型是不胖不瘦,皮肤白净而富有光泽,眼睛明亮,唇角分明,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刘德华。 小伙子很精神。 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丝欣赏,嘴角也有了一丝笑意,她问:“以前开过车吗?” 唐诚说:“开过,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,我给他开过几次货车,送过多次货。” 马玉婷说:“这个事情,也是你的缘分,我刚来城关镇工作,就想着换一个司机,不是把原来的那个司机调过来,就是找一个新司机,反正我是不用这儿原来党委书记留下的。你就先试一试吧!如果合格了,我满意了,我们再谈工资报酬的事情。” 第二章 马玉婷打了个电话,不大一会,镇党委副书记孔令奇,办公室主任严是才就到了,马玉婷把唐诚引荐给孔和严,转头就忘了唐诚的名字,反过来再问唐诚说:“对了,你叫什么啊?” 唐诚笑了一下,说:“我叫唐诚!” “对,叫唐诚。”马玉婷对孔令奇安排说:“大学生,是县里领导人打过招呼的,让我安排一下,会开车,就让他给我开车吧!” 其实,唐诚的姑姑什么都不是,平头老百姓一个,但是,马书记既是这样说,自有她的道理,唐诚就呵呵笑着,没有言语。 孔令奇是城关镇三把手,他和马玉婷中间还夹着一个苗镇长呢! 孔令奇说:“是啊,马书记新来城关镇,就应该有个新气象,换个司机也是应该的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和严主任去安排一下吧,让小唐顶替那个小吴,给我开车。” 孔令奇是老城关镇了,这次苗镇长没有升上去,他这个三把也就原地踏步走,但是,他毕竟和原来的司机小吴熟悉,有点感情,他问马书记说:“那个小吴怎么安排啊?” 马玉婷想了想,反问孔令奇说:“那你的意见呢?” 孔令奇说:“我的意见,这个小吴毕竟是侍候了上一届的领导人整整四年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镇农机站缺个站长,就让他过去当个农机站长吧!” 马玉婷答应了,安排严主任说:“

別 亊 凌晨时分,刘子光走出江北市的火车站,漆黑的天幕上星光熠熠,出站口上方的昏黄的灯泡将他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广场上,看到出站口有旅客涌出,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和小旅馆服务员们如同苍蝇一般围过来,但是没有人搭理他这个一身民工打扮的人,只有几个拿着纸牌子的中年男子有气无力的冲他招呼着:“X县,Y县chang途车,上车就走啊。” 刘子光大踏步的在路灯照耀下的街道上走着,心中百感交集,八年了,终于回来了,不知道家还在不在,父母还好么,他们头发白了么,身体怎么样,想着想着,他不禁加快了脚步。 走到距离自己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刘子光忽然停住了脚步,目光落在街边一位保洁员身上,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妈,穿着工装,带着套袖,正清扫着马路,昨夜不知道是什么节日,地上到处扔的都是垃圾,她不时弯下腰去捡起饮料瓶子和废纸,塞进一个蛇皮口袋中,似乎她的腰不是很好,每弯一次腰都很艰难。 忽听身后一声低沉的呼喊:“妈!”她整理垃圾的手一停,随即摇了摇头,叹口气继续忙碌,那个声音再度响起,这回老人不再怀疑自己的耳朵,慢慢的转身,黑暗中站着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,老人不敢确信自己的眼睛,颤声道:“小光,是你么?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妈妈从柜子深处拿出一个人造革的小包,取出薄薄一叠钱和两张存折,眼圈又红了,紧张地念叨着:“可千万别出事,咱家真经不起折腾了。”说着腿就有些软,这些年来,老两口相依为命,互相扶持着艰难度日,老头子要是垮了,这个家的顶梁柱就算塌了。 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母亲。 唐诚大学毕业后,找不到好工作,唐诚姑姑的一个同学,是柳河县城关镇的党委书记,姑姑和姑父请了这位城关镇党委书记马玉婷赴宴,和马玉婷说了说唐诚的情况,马玉婷说:“现如今国家行政机关进人,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,正式公务员手续,我一时办不了。要是过来给镇政府当个临时工,这很容易办到。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唐诚初出江湖,自然会被马玉婷的气势所震慑,当下唯唯诺诺的说:“是,马书记,我记下了。” 马玉婷看唐诚的态度还算不错,就没有再深究。 这当儿,唐诚看到马玉婷面前的水杯子是空着的,他急忙去拎起边上的暖瓶,先给马玉婷的水杯子用开水烫了烫,然后问马玉婷说:“马书记,放点茶叶吗?” 唐诚的这一下,很让马玉婷满意,她指了指一边的一个茶几,说:“中间那个抽屉里,放点龙井吧!” 唐诚就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点茶叶放到书记的杯子里,然后倒上水,放到了书记的面前。 马玉婷的脸上表情明显的缓和了下来,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唐诚。 只见唐诚一米八的身材,体型是不胖不瘦,皮肤白净而富有光泽,眼睛明亮,唇角分明,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刘德华。 小伙子很精神。 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丝欣赏,嘴角也有了一丝笑意,她问:“以前开过车吗?” 唐诚说:“开过,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,我给他开过几次货车,送过多次货。” 马玉婷说:“这个事情,也是你的缘分,我刚来城关镇工作,就想着换一个司机,不是把原来的那个司机调过来,就是找一个新司机,反正我是不用这儿原来党委书记留下的。你就先试一试吧!如果合格了,我满意了,我们再谈工资报酬的事情。” 第二章 马玉婷打了个电话,不大一会,镇党委副书记孔令奇,办公室主任严是才就到了,马玉婷把唐诚引荐给孔和严,转头就忘了唐诚的名字,反过来再问唐诚说:“对了,你叫什么啊?” 唐诚笑了一下,说:“我叫唐诚!” “对,叫唐诚。”马玉婷对孔令奇安排说:“大学生,是县里领导人打过招呼的,让我安排一下,会开车,就让他给我开车吧!” 其实,唐诚的姑姑什么都不是,平头老百姓一个,但是,马书记既是这样说,自有她的道理,唐诚就呵呵笑着,没有言语。 孔令奇是城关镇三把手,他和马玉婷中间还夹着一个苗镇长呢! 孔令奇说:“是啊,马书记新来城关镇,就应该有个新气象,换个司机也是应该的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和严主任去安排一下吧,让小唐顶替那个小吴,给我开车。” 孔令奇是老城关镇了,这次苗镇长没有升上去,他这个三把也就原地踏步走,但是,他毕竟和原来的司机小吴熟悉,有点感情,他问马书记说:“那个小吴怎么安排啊?” 马玉婷想了想,反问孔令奇说:“那你的意见呢?” 孔令奇说:“我的意见,这个小吴毕竟是侍候了上一届的领导人整整四年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镇农机站缺个站长,就让他过去当个农机站长吧!” 马玉婷答应了,安排严主任说:“

別 亊 凌晨时分,刘子光走出江北市的火车站,漆黑的天幕上星光熠熠,出站口上方的昏黄的灯泡将他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广场上,看到出站口有旅客涌出,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和小旅馆服务员们如同苍蝇一般围过来,但是没有人搭理他这个一身民工打扮的人,只有几个拿着纸牌子的中年男子有气无力的冲他招呼着:“X县,Y县chang途车,上车就走啊。” 刘子光大踏步的在路灯照耀下的街道上走着,心中百感交集,八年了,终于回来了,不知道家还在不在,父母还好么,他们头发白了么,身体怎么样,想着想着,他不禁加快了脚步。 走到距离自己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刘子光忽然停住了脚步,目光落在街边一位保洁员身上,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妈,穿着工装,带着套袖,正清扫着马路,昨夜不知道是什么节日,地上到处扔的都是垃圾,她不时弯下腰去捡起饮料瓶子和废纸,塞进一个蛇皮口袋中,似乎她的腰不是很好,每弯一次腰都很艰难。 忽听身后一声低沉的呼喊:“妈!”她整理垃圾的手一停,随即摇了摇头,叹口气继续忙碌,那个声音再度响起,这回老人不再怀疑自己的耳朵,慢慢的转身,黑暗中站着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,老人不敢确信自己的眼睛,颤声道:“小光,是你么?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妈妈从柜子深处拿出一个人造革的小包,取出薄薄一叠钱和两张存折,眼圈又红了,紧张地念叨着:“可千万别出事,咱家真经不起折腾了。”说着腿就有些软,这些年来,老两口相依为命,互相扶持着艰难度日,老头子要是垮了,这个家的顶梁柱就算塌了。 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母亲。 唐诚大学毕业后,找不到好工作,唐诚姑姑的一个同学,是柳河县城关镇的党委书记,姑姑和姑父请了这位城关镇党委书记马玉婷赴宴,和马玉婷说了说唐诚的情况,马玉婷说:“现如今国家行政机关进人,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,正式公务员手续,我一时办不了。要是过来给镇政府当个临时工,这很容易办到。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唐诚初出江湖,自然会被马玉婷的气势所震慑,当下唯唯诺诺的说:“是,马书记,我记下了。” 马玉婷看唐诚的态度还算不错,就没有再深究。 这当儿,唐诚看到马玉婷面前的水杯子是空着的,他急忙去拎起边上的暖瓶,先给马玉婷的水杯子用开水烫了烫,然后问马玉婷说:“马书记,放点茶叶吗?” 唐诚的这一下,很让马玉婷满意,她指了指一边的一个茶几,说:“中间那个抽屉里,放点龙井吧!” 唐诚就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点茶叶放到书记的杯子里,然后倒上水,放到了书记的面前。 马玉婷的脸上表情明显的缓和了下来,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唐诚。 只见唐诚一米八的身材,体型是不胖不瘦,皮肤白净而富有光泽,眼睛明亮,唇角分明,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刘德华。 小伙子很精神。 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丝欣赏,嘴角也有了一丝笑意,她问:“以前开过车吗?” 唐诚说:“开过,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,我给他开过几次货车,送过多次货。” 马玉婷说:“这个事情,也是你的缘分,我刚来城关镇工作,就想着换一个司机,不是把原来的那个司机调过来,就是找一个新司机,反正我是不用这儿原来党委书记留下的。你就先试一试吧!如果合格了,我满意了,我们再谈工资报酬的事情。” 第二章 马玉婷打了个电话,不大一会,镇党委副书记孔令奇,办公室主任严是才就到了,马玉婷把唐诚引荐给孔和严,转头就忘了唐诚的名字,反过来再问唐诚说:“对了,你叫什么啊?” 唐诚笑了一下,说:“我叫唐诚!” “对,叫唐诚。”马玉婷对孔令奇安排说:“大学生,是县里领导人打过招呼的,让我安排一下,会开车,就让他给我开车吧!” 其实,唐诚的姑姑什么都不是,平头老百姓一个,但是,马书记既是这样说,自有她的道理,唐诚就呵呵笑着,没有言语。 孔令奇是城关镇三把手,他和马玉婷中间还夹着一个苗镇长呢! 孔令奇说:“是啊,马书记新来城关镇,就应该有个新气象,换个司机也是应该的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和严主任去安排一下吧,让小唐顶替那个小吴,给我开车。” 孔令奇是老城关镇了,这次苗镇长没有升上去,他这个三把也就原地踏步走,但是,他毕竟和原来的司机小吴熟悉,有点感情,他问马书记说:“那个小吴怎么安排啊?” 马玉婷想了想,反问孔令奇说:“那你的意见呢?” 孔令奇说:“我的意见,这个小吴毕竟是侍候了上一届的领导人整整四年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镇农机站缺个站长,就让他过去当个农机站长吧!” 马玉婷答应了,安排严主任说:“

別 亊 凌晨时分,刘子光走出江北市的火车站,漆黑的天幕上星光熠熠,出站口上方的昏黄的灯泡将他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广场上,看到出站口有旅客涌出,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和小旅馆服务员们如同苍蝇一般围过来,但是没有人搭理他这个一身民工打扮的人,只有几个拿着纸牌子的中年男子有气无力的冲他招呼着:“X县,Y县chang途车,上车就走啊。” 刘子光大踏步的在路灯照耀下的街道上走着,心中百感交集,八年了,终于回来了,不知道家还在不在,父母还好么,他们头发白了么,身体怎么样,想着想着,他不禁加快了脚步。 走到距离自己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刘子光忽然停住了脚步,目光落在街边一位保洁员身上,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妈,穿着工装,带着套袖,正清扫着马路,昨夜不知道是什么节日,地上到处扔的都是垃圾,她不时弯下腰去捡起饮料瓶子和废纸,塞进一个蛇皮口袋中,似乎她的腰不是很好,每弯一次腰都很艰难。 忽听身后一声低沉的呼喊:“妈!”她整理垃圾的手一停,随即摇了摇头,叹口气继续忙碌,那个声音再度响起,这回老人不再怀疑自己的耳朵,慢慢的转身,黑暗中站着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,老人不敢确信自己的眼睛,颤声道:“小光,是你么?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妈妈从柜子深处拿出一个人造革的小包,取出薄薄一叠钱和两张存折,眼圈又红了,紧张地念叨着:“可千万别出事,咱家真经不起折腾了。”说着腿就有些软,这些年来,老两口相依为命,互相扶持着艰难度日,老头子要是垮了,这个家的顶梁柱就算塌了。 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母亲。 唐诚大学毕业后,找不到好工作,唐诚姑姑的一个同学,是柳河县城关镇的党委书记,姑姑和姑父请了这位城关镇党委书记马玉婷赴宴,和马玉婷说了说唐诚的情况,马玉婷说:“现如今国家行政机关进人,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,正式公务员手续,我一时办不了。要是过来给镇政府当个临时工,这很容易办到。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唐诚初出江湖,自然会被马玉婷的气势所震慑,当下唯唯诺诺的说:“是,马书记,我记下了。” 马玉婷看唐诚的态度还算不错,就没有再深究。 这当儿,唐诚看到马玉婷面前的水杯子是空着的,他急忙去拎起边上的暖瓶,先给马玉婷的水杯子用开水烫了烫,然后问马玉婷说:“马书记,放点茶叶吗?” 唐诚的这一下,很让马玉婷满意,她指了指一边的一个茶几,说:“中间那个抽屉里,放点龙井吧!” 唐诚就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点茶叶放到书记的杯子里,然后倒上水,放到了书记的面前。 马玉婷的脸上表情明显的缓和了下来,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唐诚。 只见唐诚一米八的身材,体型是不胖不瘦,皮肤白净而富有光泽,眼睛明亮,唇角分明,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刘德华。 小伙子很精神。 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丝欣赏,嘴角也有了一丝笑意,她问:“以前开过车吗?” 唐诚说:“开过,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,我给他开过几次货车,送过多次货。” 马玉婷说:“这个事情,也是你的缘分,我刚来城关镇工作,就想着换一个司机,不是把原来的那个司机调过来,就是找一个新司机,反正我是不用这儿原来党委书记留下的。你就先试一试吧!如果合格了,我满意了,我们再谈工资报酬的事情。” 第二章 马玉婷打了个电话,不大一会,镇党委副书记孔令奇,办公室主任严是才就到了,马玉婷把唐诚引荐给孔和严,转头就忘了唐诚的名字,反过来再问唐诚说:“对了,你叫什么啊?” 唐诚笑了一下,说:“我叫唐诚!” “对,叫唐诚。”马玉婷对孔令奇安排说:“大学生,是县里领导人打过招呼的,让我安排一下,会开车,就让他给我开车吧!” 其实,唐诚的姑姑什么都不是,平头老百姓一个,但是,马书记既是这样说,自有她的道理,唐诚就呵呵笑着,没有言语。 孔令奇是城关镇三把手,他和马玉婷中间还夹着一个苗镇长呢! 孔令奇说:“是啊,马书记新来城关镇,就应该有个新气象,换个司机也是应该的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和严主任去安排一下吧,让小唐顶替那个小吴,给我开车。” 孔令奇是老城关镇了,这次苗镇长没有升上去,他这个三把也就原地踏步走,但是,他毕竟和原来的司机小吴熟悉,有点感情,他问马书记说:“那个小吴怎么安排啊?” 马玉婷想了想,反问孔令奇说:“那你的意见呢?” 孔令奇说:“我的意见,这个小吴毕竟是侍候了上一届的领导人整整四年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镇农机站缺个站长,就让他过去当个农机站长吧!” 马玉婷答应了,安排严主任说:“



老王退休十余年,养老金每月4400元。(不少啊!)

今年养老金普调5%,涨了220元,一高兴,吃小笼包去!


可原来7元一笼的小笼包现在8元了!


他边吃边想:


原来4400元÷7元可吃628笼。


现在养老金涨了,可4620元÷8元却只能吃577笼了!

也就是说,养老金涨了,小笼包却吃得少了!


一个月就少吃628-577=51笼啊!


聪明的老王又想到了他一辈子省吃俭用结余的50万保命钱。

  

按原来7元一笼,可买71428笼,而现在8元一笼,只能可买62500笼了!


它奶奶的,涨养老金前后这么几天时间,50万元保命钱竟一下子亏损了71428—62500=8928笼。

按每天吃一笼计算,足够吃24.5年!


真是不算不晓得,一算吓一跳:


原来是养老金大张旗鼓的加了5%,物价却暗暗的涨了14%多!


本文用一键转发功能创建,点击查看原文

道友-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
让阅读更有价值
知识分享合作平台
阅读 | 写作 | 得积分

扫描二维码安装道友APP

点击此处安装道友APP


软件交流官方QQ群:233293362  

推荐阅读

2021-05-14 20:35:49 报纸大面积停刊,电视也将迎来关停潮?

在苦苦挣扎之后,连年来,报纸媒体已出现大面积“阵亡”。三年来,一批一

2021-05-14 20:33:34 以色列斩首两大哈马斯头目摧毁100个火箭阵地

这一次,以色列真怒了,对哈马斯指挥官住宅直接发动精确轰炸。巴勒斯坦媒

2021-05-14 20:30:35 我想重新解释历史

我想重新解释历史文:网摘 编:李强几年前,有出版社把他的

2021-05-14 12:51:31 大温Townhouse+公寓正在升温!加拿大近半人支持加央行提高利率

调查结果显示,认为“不断上涨的房价及其经济影响是加拿大的主要问题”的受调查者,比例占到70%。⬆房价上涨及其经济影响是否主要问题受调查者以10分制打分回答自己对“房价上涨及其对经济的影响”的判定程度,如0分表示其“根本不是问题”和10分表示其“绝对是个大问题”。按照不同地区,安

2021-05-14 10:57:09 BC省“突破感染”79480例!素里、阿博斯福、米逊“每10万新增病例”前三甲!接种“混搭”后副作用或偏多

从去年12月27日至5月1日,全省共有79480个“突破免疫”即在接种疫苗后发生感染的病例。其中,有78020个(98.2%)的情况是“尚未建立免疫”即首剂接种不满21天,有1340个(1.7%)是在首剂接种21天后发生感染,完成接种即接种两剂疫苗7天后发生感染的另有120个(0

2021-05-14 08:34:21 如何学好高中物理?

有些同学初中时很喜欢物理,觉得物理很简单也很有意思。但一到高中就感觉

2021-05-14 04:46:40 代祷:加沙向以色列发射超1100枚火箭炮,6人死亡!巴以冲突愈演愈烈!

 以色列炮火连天,巴以冲突再升级! -这是光如星

2021-05-14 04:23:35 以太坊市值突破5000亿美元!“小超人”投资超百亿美元加密交易所!马斯克“出卖”比特币被骂“太垃圾”!

由Thiel支持的区块链软件公司Block.one昨天推出了Bull

2021-05-13 23:13:50 “内斗”传统,左右不是人的杨安泽,需要做更多的杨安泽:杨安泽vs亚当斯(下)

(点第一个的“吹号角的凌飞”加微信)(点中间“吹号角的凌飞”关注公众

2021-05-13 20:11:07 中国最豪华火车面世,大开眼界!

2021-05-13 19:58:34 人类的灾难皆来源于无知与无耻

人类的灾难来源于无知与无耻文:张维迎  任何

2021-05-13 06:07:02 四月份销量暴跌27%!工厂二期暂停开发,特斯拉维权风波下的中国“困局”

特斯拉股价在周二因中国销售数据而下跌超过7%。根据中国乘用车协会的数

2021-05-12 23:36:56 如果一定要在杨安泽与亚当斯中选择,我选择杨安泽

如果一定要在杨安泽与亚当斯中选择,我选择杨安泽

2021-05-12 20:20:23 中国的年轻人为什么这么“可怕”?(深度好文)

 戳蓝字“灼识熔接机”关注我们哦! 作者|罗

2021-05-12 19:58:24 澳洲第一猎人去世,1000条鳄鱼却出现在葬礼上:这笔债,人类怎么还!

InsDaily-每日lns新資訊还记得去年澳大利亚那场丛林大火吗?

2021-05-12 19:46:46 每天大事(05.12)

1.加沙地带武装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 以方说袭击致3人死亡新华社加沙5

2021-05-12 19:39:31 各国都服软了,你信吗?

各国都服软了,你信吗?文|张文澜自从有个叫宋山木的对下属女员工说“你

2021-05-12 12:16:50 杭州“瞒豹”事件,愣把所有人当傻子

一场大型荒诞剧,正在著名文明城市杭州上演。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里逃出的

2021-05-12 11:57:09 BC第31次延长“省紧急状态”!“增强版禁令”持续至5月25日!全省“共进退”暂无“重开V2.0”计划

省紧急状态的实施期限仅为两周,所以在延续至今的疫情中才会有如此多次的延长实施。在省紧急状态下,省政府会被授予更多权力,以确保公共安全首位度和便于政府管理危机,对系列防疫抗疫公共卫生令得以执法。BC省现在病例数还在高位,疫苗接种也才刚开始进入规模,所以此次延期紧急状态属于必然。BC

2021-05-12 10:22:26 许杰:三星堆塑像的重现与解读

伴随三星堆遗址考古新发现的揭晓,人们的目光再一次聚焦于这片神奇的土地。三星堆博物馆图片源自网络黄金面具、金杖、青铜神树……自1986年一、二号祭祀坑相继被发现,人们对它的讨论便从未停止。奇绝壮观的青铜像引发了更多关于古蜀国蚕丛纵目、鱼凫化仙的遐想。青铜纵目面具三星堆的发掘现场每

2021-05-12 08:21:16 美国人口普查数据也来了!亚裔成最大赢家

最近微信改版打乱发布时间常有读者朋友错过文章更新将“智谷趋势”设为星

2021-05-12 06:53:56 疫情下的社交:“灵魂社交”Soul冲刺纳斯达克,“社交鼻祖”微博Q1营收同比增长42%,逆势收涨1.59%

Soul公司周一向SEC提交了申请,希望通过首次公开募股在纳斯达克筹

2021-05-12 03:57:53 全网震怒,这张照片将会钉在成都49中的耻辱柱上

点击????下方小卡片关注,看更多精彩文章2021.05.1101.临安说

2021-05-12 02:15:39 看完前首富杨斌关于Marscoin的发布会,给我我笑岔气了

村长这段时间也是四处跑,比较忙,之前朋友就叫我去深圳一起玩,顺便参加3月1日杨斌的那个见面会,但是村长哪有时间,村长的时间都奉献给了广大女朋友。而村长之前对杨斌这个人,毫无印象,毕竟他都是2000年左右的首富了,村长那个时候还在看动画片呢,不过这次杨斌跨界来币圈插一棒子,或多或少

2021-05-12 02:03:30 前首富?特首?火星币?你家怕是有矿吧竟然敢参与这样的项目

原创前首富?特首?火星币?你家怕是有矿吧竟然敢参与这样的项目

2021-05-11 22:26:46 孟昭文背书杨安泽,华人支持华人竞选。

点击蓝字 关注我们     美国华人华侨联合总会AmericanChineseUnitedAssociation  导读 ·5月10日上午11时,联邦国会议员孟昭文在法拉盛背书支持

2021-05-11 20:20:03 成都49中高二学生蹊跷死亡事件透析

成都49中高二学生蹊跷死亡事件透析文|张文澜一个活蹦乱跳的高中生,刚

2021-05-11 15:08:39 《智囊》:智者不立于危墙之下,才能避开无妄之患

世间之事皆由天命所定,皆由规律主宰,所以真正有智慧的人能够防患于未然,能够不让自己立于危墙之下。

2021-05-11 10:43:53 警惕全社会正在滑向掩盖真相死不认错的边缘

同时还让人担心的是,越来越多的社会事件发生后,社会管理者责成调查组的调查,也越来越让人悲观了。调查结论归结为一句话,就是相关社会管理部门没有错。政府也是人组成的,是人就无法保证永远正确,错了就错了,有问题就承认问题,本来是正常的事,如果政府不会错,那还需要出台《国家赔偿法》吗?卡

2021-05-11 03:37:57 3人中弹!小混混时代广场滥射无辜,紧急关头她的这一举动,泪目纽约人

恐怖的枪声,竟然在世界“十字路口“,纽约时代广场上响起!这一次,旅游

2021-05-14 05:26:58 星巴克将取消一次性杯!你喝过的杯子都要交押金再循环使用:为环保,真拼了

2021-05-13 23:09:43 ▶各种疾病的早期信号,太全了!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!

1、肾脏的求救信号:脚肿和眼肿2、肝脏的求救信号:脸色发黑3、大脑的

2021-05-13 02:15:13 天道酬勤,地道酬什么?人道酬什么?

祸福无门,唯人自召,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。万物之理,古人称之为“道”。道,是中国传统哲学中最丰富的表达之一。老子讲天道,孔子讲人道,庄子也说盗亦有道.....那么到底我们应该遵循什么样的道呢?几

2021-05-12 01:51:56 人生五大幸事,可遇而不可求(深度好文)

养心人生,总有意外...点上方绿标收听主播诵读美文一位作家说过:“当

2021-05-11 04:18:28 “饿瘦”不如“补瘦”!道医告诉你:不补脾,你就减不了肥!

(图片来源:网络)脾是女人的性感之本1脾不好,容易变胖变衰老 脾属土,对应于黄色。面色发黄、皮肤很松软的人,往往不但脾气不好,还很容易得胃病。《黄帝内经》里说,脾掌管我们的肌肉,它开窍于口,其华在唇。全身肌肉的营养要依靠脾来运输和化生来供应。脾气健运,则肌肉丰满;若脾失

2021-05-10 12:41:38 人与人之间的区别,在于认知

认知的三个层面决定人们行为背后的密码是认知,一个人看待问题的角度、高度和深度,决定了其成长与发展的程度。认知有三个层面:第一是态度层面,即看法。叔本华曾经说:“事物的本身并不影响人,人们只受自

2021-05-10 06:52:40 母爱(深度暖文)

点上方绿标收听主播诵读美文母爱,是人生一世最伟大、最圣洁、最崇高、

2021-05-09 06:31:36 维生素D缺乏的常见症状

推送前沿和专业的医学知识开启您的健康之旅【星标置顶】HHC健康频道!

2021-05-08 08:20:09 让人舒服,是一个人最可贵的修养

洞见(DJ00123987)——不一样的观点,不一样的故事,1000

2021-05-08 00:43:56 80后集体奔四,现实扎心!说好了只许看,不许哭!

作者| 秋月来源|家长帮(ID:eduujzb)80

2021-05-07 08:58:11 日本主妇DIY面包火出圈!网友:第一刀甚至有点丑…再来一刀后震惊我全家!

2021-05-07 08:38:43 六大茶类的特点和泡法,教你掌握泡茶技巧

想泡好一杯茶,就要熟悉各种茶的特性,除了在选好水,配好具的同时,还得掌握茶的冲泡技能和要领。在我国最有名的就是绿茶、黄茶、红茶、黑茶、青茶(乌龙茶)、白茶这六大茶了。 对于每一泡茶的

2021-05-06 09:06:36 【重磅】辉瑞宣布:不用打针,新冠口服药要来了!发誓助人类摆脱疫情巨大痛苦

【重磅】辉瑞宣布:不用打针,新冠口服药要来了!发誓助人类摆脱疫情巨大痛苦

2021-05-05 07:23:25 原来,这就叫“精神长相”!

人之长相,分体貌和心灵。五官之美如花开艳阳,直接;而精神之美似暗香浮动,需依托,靠修养方能呈现。颜值可以美容,但掩盖不了本色;气质可以塑造,但脱离不了本性。心有境界行则正,腹有诗书气自华。精神

2021-05-05 02:49:19 这10张图,适合每一个人,非常值得一看!(太精辟了)

换一种心境才明白:人与人之间最舒服的相处就是,欣赏彼此的好,懂得彼此

2021-05-04 07:22:27 茶道全流程,难得一见!

2021-05-04 02:00:09 长时间低头看手机,伤害的可不只你的颈椎,还有你的双手!

.is_hidden{display:none}pstyle="box-sizing:border-box;margin-bottom:20px;padding:0px;border:0px;

2021-05-03 10:28:49 你的修养和格局,都藏在遇事的第一反应里

遇事先观己遇事时,与其一再推诿责任,不如反躬自省。多从自身找原因,才能不断精进自我,遇见更好的自己。曾国藩考了七次才考上秀才。在第六次落榜时,曾国藩的考卷还被当成了反面典型。主考官说,

2021-05-03 05:45:49 五位医学名家齐发声:这8种病,“饿一下就全消失”

2021-05-02 09:23:39 终于!5月4日起美将限制印度入境!最后3天,航班挤爆!美中成功培育首例「人猴胚胎」掀伦理争议!华翁搭公车遇袭,脸部、背包全是血!

终于!5月4日起美国将限制印度入境!最后3天,航班爆满入境!美中成功培育首例「人猴胚胎」再掀伦理争议!华裔老翁搭公车遇袭,脸部、背包全是血!美国5月4日起 限制印度旅客入境新冠警戒升高由于印度新冠确诊病例暴增,美国4月30日依联邦疾病防治中心(CDC)建议,自5月4日

2021-05-02 07:39:31 能力决定下限,格局影响上限

(图文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告知)你的未来如一张饼,饼能摊多大,并不是

2021-05-02 05:57:00 10个幽默段子,故事很短,哲理很深

回复【早安】送你一张专属祝福卡片文 |网络 ·

2021-05-01 07:13:40 突发!终于断航!美国宣布对印度发布旅行禁令!最后72小时几十架航班爆满入境!

2021-04-30 04:55:25 华裔当心!尔湾4名非裔抢劫,现在还没抓到...

素有“最安全城市”的尔湾也不安全了!星期天(4月25号)午后,尔湾购物中心出现4位非裔持枪劫匪,其中一位劫匪拿着手枪。当地警方27号呼吁,请民众协助提供劫匪线索。事情发生在星期日下午4点,在尔

2021-04-30 04:06:38 把宇宙138亿年压缩到1年:看完怀疑人生

点击上面蓝字,收阅正商参考。By正商参考(微信最好的财经读物,以专业

2021-04-29 04:07:47 心痛!洛杉矶华人凌晨开Uber接客遭遇随机枪杀身亡,一家四口顶梁柱倒了!

2021-04-28 23:40:34 突发!拜登明天宣布解除户外口罩令!美国解封,今夏可赴欧旅游,群体免疫已形成!

终于盼来了美国即将解封的大好消息!拜登明天将宣布:解除户外“口罩令”

2021-04-28 08:41:07 重磅!美国务院发最新通知:这几类签证“赴美禁令”解除,可直飞美国!

2021-04-28 03:29:12 美国物价悄然上涨!通胀来临?近期这些商品恐会涨价

新冠病毒大流行后美国出现通货膨胀现象。(Shutterstock)通

2021-04-27 19:02:47 世界女首富嫁给高中老师,这个女人的再婚刷爆了世界头条。

来源|北国小甜瓜(ID:LoveChina16666)一个女人的再婚

道友-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
让阅读更有价值
知识分享合作平台
阅读 | 写作 | 得积分

扫描二维码安装道友APP

点击此处安装道友APP


软件交流官方QQ群:233293362